Cell子刊:不止是骨髓,肠道中也有造血干细胞

  • 骨髓,肠道,造血干细胞



在过去的几年里,研究人员开始注意到接受捐赠肠的患者也会出现了所谓的血液嵌合现象——这意味着他们不仅制造自己的血细胞,而且还拥有属于其捐赠者的细胞。

人们一直认为,成年人制造新血细胞的唯一地方就是骨髓。但是最新这一发现表明,我们的肠道还含有造血组织,可以将红细胞和白细胞流泵入我们的循环系统。

虽然没有人确切知道这种肠组织有多少血液,但它可能高达我们身体供应量的10%。

为了了解这些外来细胞发生了什么,哥伦比亚转化免疫学中心主任Megan Sykes博士和其团队追踪了21名肠移植受体5年。

他们不仅在捐赠的肠道黏膜中发现了外源性造血干细胞和祖细胞(HSPCs),还在小肠、肝脏和淋巴结的一部分中发现了这些细胞。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胞逐渐被受体自身的造血组织所取代。

我们知道,白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的“步兵”,一看到外来入侵者就会发起攻击。捐赠的器官在受者体内并不被视为“友好的移民”,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强有力的抗排斥药物来抑制他们的免疫反应,以免器官被破坏。

这是有道理的,由肠道产生的白细胞也应该看到受体组织的异物,导致它们攻击自己的身体,从而导致所谓的移植物抗宿主病。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匹配良好的骨髓捐赠也有可能引发反对他们“新家”的骚乱。

当然,这个问题也没有研究人员预想的那么严重。事实上,这就好像是白细胞的对立派别在进行某种形式的“外交关系”。



哥伦比亚大学转化免疫学中心的研究负责人Megan Sykes说:“我们清楚地表明,两组血细胞之间存在着免疫学交互作用,保护移植体免受患者免疫系统的伤害,并保护患者免受移植体的伤害。”

捐赠者的HSPCs似乎在接受新身体的“教育”,以认识到自己的新家是“自己人”,尽管它们正慢慢被取代。

据数据统计,肠移植物的移植具有高失败率,在前五年内约为50%。由于同种异体移植物淋巴组织的高负荷,5%至9%的患者将患上移植物抗宿主病。

然而,在早期对两种不同类型肠道移植受者的研究中,4名早期中度至重度排斥反应患者的供体血细胞水平也较低。

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巨大的样本量,但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在肠道中捐赠HSPCs,以降低排斥反应的风险。

对这一过程有更多了解可能是未来移植的一大胜利。Sykes说:“或许供体细胞水平高的患者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需要这么多的免疫抑制剂,而减少免疫抑制可以改善预后。”


本文链接:http://cn.chemcd.com/news/45310.html

本文为CHEMCD编译整理,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原文链接。

分类

相关资讯

小群体 vs 高定价!2024年最畅销10款基因疗法,能否达预期?

当前,生物医药行业对基因治疗的热情正在持续高涨,投资者纷纷涌向Sarepta、Solid Biosciences、Uniqure和Homology Medicine等公司,这些公司已将一次治愈性基因疗法作为其开发战略的核心。预计到2024年,这些基因疗法的销售额将达到146亿美元,约占全球医药总收入

刚刚,信达PD-1获批上市!

一个月内,两款国产PD-1获批。

卫健委发布:原发性肺癌等18个肿瘤的诊疗规范

18种癌症的诊疗规范(2018年版)上线!

新器官、大脑细菌、做梦基因…盘点2018年度十大人体新发现

TOP10!2018年我们对人类有了这些新认知......

阿司匹林能防多种癌!

阿司匹林,又“神”了……

2018年美国FDA批准的81个孤儿药适应症

新浪医药根据OOPD公共数据库对2018年以来批准的孤儿药适应症的信息汇总如下:

Cell子刊:不止是骨髓,肠道中也有造血干细胞

接受肠道移植的患者不仅可以获得健康的新肠道,还可以获得其他人的血细胞。